传统国学 首页 > 生存技能 > 传统国学 > 正文

       何谓“国学”?这是国学研究必须首先明确的问题。国学争论之所以歧异纷呈、喋喋不休,恰恰说明人们对国学内涵的认识依然模糊不清。只有从学理层面上厘清国学概念,才能更好地明晰其内在特质及时代价值。为此,众多学者深入探究了国学的含义及构成,现择其要者,概述如下:

       第一种观点认为国学内涵可以界定,且以儒家文化为主干。卞孝萱认为,国学之“国”具有浓厚的爱国情结。1905年,邓实、黄节等人组建“国学保存会”,创办《国粹学报》,保存传统文化的同时进行秘密的反清活动。在他看来,国学内涵可分狭义与广义两种:狭义上的国学专指儒学,而广义上的国学则指“中国全部的学术文化”,即“大国学”(季羡林语)。作者认同后者,并将国学内容分成传统的和新兴的两大类别。覃启勋指出,虽然国学是一个历史性很强的概念,不同的时代特征具有不同的界定范围,但其核心义理则一以贯之。基于这种认识,他将国学定义为“以儒学为主体的中华传统文化与学术之总和”。既然国学以儒学为主体,那么它无疑包括儒学十三经,包括经史子集,当然还有传统医学、书法绘画、星相占卜和音韵训诂。黄钊认为,国学乃是“国人之学”的简称,这里的“国人”当指中国人,“学”则是学术或学问,而中国人的学术自然以儒学为主干。为了更好地说明这一观点,他援引张岱年先生的国学观为例略作诠释。张先生所谓“国学是中国学术的简称”恰好与“国人之学”相一致。在他看来,“国学”概念的提出不是偶然为之,而是有着特定的社会背景,它是“西学东渐”的必然产物,其目的在于对应“西学”。

  第二种观点认为国学内涵难以界定,但可以明确其构成要素。宋志明认为,国学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概念,因而很难给出一个确切的定义。但他同时指出,人们可从宏观上解析国学的构成要素。在他看来,国学的含义可从下述四个层面来理解:其一,时代性。国学是近代出现的名词,古代中国没有这一称谓。由于古代社会之“国”并非指称国家,所以没有“国学”,只有“天下学”。近代以来,随着中西文化碰撞与交融的加剧,中国学者才有“新学”、“旧学”、“中学”、“国学”的提法。其二,民族性。国学之“国”不是指称国家,而是中华民族之意。那么,国学自然以中华民族为主体,乃是中华儿女精神生活的反映。“国学作为中华民族的精神基因,有指导人生、安顿价值的意义。”其三,整体性。所谓“整体”,是指国学囊括了整个中华文化与精神,其构成要素不仅有儒学,还包括道学和佛学,只是它以儒学为主干,以佛道为两翼。只有三教并存共融,才是完整的国学。其四,层次性。国学有两个层次,一是国故学,一是国魂学。前者考察国学的文化载体,包括有形的物质载体和无形的非物质载体;后者考辨国学的精神构成,审视中国古人的精神构成和思维世界。

  纵观学界国学研究之现状,绝大多数学者认为其内涵可以界定,且以儒家文化为主体。这种观点貌似已得到学界的认同,可下述两个问题学者似乎思考得还不够,至少尚未得出一个让人普遍接受的定论:其一,倘若国学仅指“一国固有之学”(章太炎语),那么如何安置佛教文化?其二,如果国学囊括“一国所有之学”(黄节语),是否与现代学科划分相抵牾?前者不难解决,直接将佛教文化纳入国学范畴即可,虽然有待深入探讨却没有技术层面的问题;而后者显得比较棘手,即国学在职研究生的学科定位,如果处理不当则影响国学的合法性。